北京西山百科

广告

三渡拒马二进宫.龙宫山巅赏美景

2011-11-18 12:53:03 本文行家:西山老闫

由张坊再渡拒马河,进入涞水。过娄村到洛平,拐进北宫。北宫是北洛平的一个自然村,位于北洛平村东北侧。初访涞水曾驶进北宫村,因雨季湿滑难行而终止。虽然雨季已过,那条土路仍旧是坑洼不平,不得已将车停在村头。事前没有搜到龙宫山的攻略,对本次出行能否顺利心里没底。抬头远望,花塔清晰的立于山间,这便使自己充满信心。老乡告诉我沿土路走便可直到山下,那路已经偏离了花塔的方位感觉越走越远。地头劳作的老乡指点我上前面

由张坊再渡拒马河,进入涞水。过娄村到洛平,拐进北宫。北宫是北洛平的一个自然村,位于北洛平村东北侧。初访涞水曾驶进北宫村,因雨季湿滑难行而终止。虽然雨季已过,那条土路仍旧是坑洼不平,不得已将车停在村头。事前没有搜到龙宫山的攻略,对本次出行能否顺利心里没底。抬头远望,花塔清晰的立于山间,这便使自己充满信心。老乡告诉我沿土路走便可直到山下,那路已经偏离了花塔的方位感觉越走越远。地头劳作的老乡指点我上前面那山梁,我便钻进庄稼地攀上了那个山梁。山梁上并没有清晰的道路,好在灌木稀疏蹬山并无大碍。山梁的左侧是个圈状的山坳,错误的以为庆化寺及花塔就在山坳里。登上山顶才感觉不对,山坳并没有寺庙古塔。



图片 1图片 1



     山顶部到处是化石,有的凹陷.有的凸出。没时间仔细欣赏,向左侧继续攀山。左侧又是一个山坳,同样见不到古寺遗迹。攀上第二个高点,左侧山下是连接龙宫山坳的那条沟。北侧的鞍部有条通向谷底的小道,已经攀升有200米不可能再向下返到沟了。

    北望主峰,半山之上可见黄色琉璃瓦庙宇,山腰部有开辟的盘道痕迹。观察一下地形,便果断下降鞍部而后爬陡坡上至盘道。


    那段坡道大概有70度左右,脚下是似是而非的羊道爬上盘道颇费一点力气。满以为盘道可以直接通达庆化寺遗址,结果在接近花塔时盘道转而上了山顶。山下是万丈深渊,只好舍近求远沿道上行。


    转过弯发现山顶有座新建的小庙,庙有两层殿堂均为三开间。在此庙的东部大概还有四五个小庙。


     小庙有的坐北朝南,有的坐西朝东,也有面朝东南的。有的庙内可见有人在院内走动,有的还处于施工期间。到此已经上升到三级台地,遥望主峰不再高不可攀。走进龙宫山本为寻找庆化寺花塔,没有攀蹬主峰的意愿和准备。小庙后有条清晰的山道向灵山主峰延伸,我感觉只有蹬上主峰在转向庆化寺了。


    通向灵山主峰的坡度略缓,绕过小庙后的那个山头,见主峰下山洞口烟气腾腾。高山之顶没有遇到游人,莫不是在施工开发景区。再走近一点,发现那几个人在轮流跪拜。烧香跪拜必有神灵所在,赶紧走近欲了解一点情况。


    来自保定的两男两女,告诉我这是老母避难之处,上山专为跪拜老母。听说我是初次到来说是应在村里找个人做向导。年龄略长的一位还告诉我主峰上有老母殿,半山悬崖处是姜子牙封神点将台。我问那几人从山顶能否绕道庆化寺花塔,人家说不知道还有个古塔。还好意的劝我在山上住下,不然会赶不回去。那老兄还问我带没带香,还主动要送我几把香行善。寻访古迹是为体验古老的民族文化,从没有跪拜过哪路神仙。初蹬龙宫山对这里毫不了解,让那老兄一说真感觉有点毛骨悚然。


     老母洞上部有条路直通悬崖,岩壁上有两处红黄彩绸。中间凹陷部位有很厚的香灰,石壁上还有毛笔留下的模糊不清字迹。


    上香处东侧有巨石奇观,泛白的岩石.早秋的山草,景色壮观无比。


    点将台是一巨大的岩石,坐落在主峰下东南侧。高约8——9米,底宽约6——7米。巨大的岩石坐落在高山之巅,的确成为龙宫山重要一景。


    点将台边岩石上有个人工凿成的深坑,旁边也可见香灰成堆。据说这个坑代表老母的灶,因此也有人在此烧香请愿。


    从点将台绕行到山顶,灵山主峰上有个通信基站,基站后便是那木质的难以想象的老母殿。殿前的石构件证实主峰的确曾有过古建筑,如今那些石构件成为跪拜老母的阶石。庙小神灵大,那小的不能再小的老母殿前厚厚的香灰,讲述着朝拜者的故事。
    由主峰西行逐渐下山,西侧龙宫山主峰如画般美景令人陶醉。为了赶路时已过午还没有吃午饭,索性坐在灵山的岩石上边进餐边欣赏龙宫山美景。草草吃过午饭,对面山头见一放羊人。高山难觅行人,匆匆下山走近那放羊人。热心的牧羊人明白我想靠近他,一劲的指点着道路。放羊人大概讲了灵山庙会的情况,还告诉我半山的小庙均可免费食宿。


     龙宫山主峰对面,实际也是庆化寺东侧山峰。山顶处有裸露的岩石,被人们命为“老母船”。没看出那岩石有船的造型,但所谓的船上依旧可见厚厚的香灰。


    无意中回望龙宫山主峰,那奇特的岩石才是人们欣赏的自然景观。不可能再走上主峰了,留一点遗憾留待今后欣赏。


    与放羊人再三告别,按照指点的路线返回小庙,转而向西走近龙宫山坳中的庆化寺。龙宫山虽不见古松舞姿,但见翠柏满山,顿感幽然雅静。羊肠小道沿东侧蜿蜒深入,曲径通幽引领人走进庆化寺。

    庆化寺据说由四川人出资重建,大概因资金不足又转给北京的一家老板。现在建有两重殿堂,后厢房还有一护法殿。


    光明殿前有一经幢,顶部八面刻有形态各异的佛像,下部刻有经文。仔细观察也找不到年款,不敢断定属于那个年代。


     殿后残件分析,原应有一座石塔,一个经幢。


    可惜经幢塔已经四分五裂,据工作人员说是文革时期被砸毁的。


    圆通殿前有几块残碑,有的因风化字迹不清,明嘉靖年间的碑应是保存最好的一块。


    殿前有一碑座,一棵柿子树长在赑屃中间。树根撑列赑屃石块,由此可知那碑倒地至少已过几十年。

    花塔坐落在寺前几百米之处,塔基建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。花塔的现状不容乐观,无论塔刹.塔檐还是塔基,均有不同程度的损坏。

    到龙宫山实际是为寻庆化寺花塔,而这一行花塔成为我在龙宫山最后观赏的文物。其实北洛平村北的山均称龙宫山,不知从何年起涞水时兴起拜老母。“老母”似为“无极老母”属于白莲教的一个派系。白莲教源于佛教净土宗,是中国历史上最神秘最复杂的宗教。原以为这个老母便是易县后山老奶奶,其实她与后山老奶奶毫不相干。无极老母在龙宫山大有越演越烈之势,庆化寺所处之地也被“老母”占据一边大有取代之势。


    据那位放羊人说,有病的人在山中小庙住上几天病会不治而愈,就是灵。大概也因此,龙宫山主峰成为了“灵山”。因此,北洛平村后并列有了龙宫山与灵山。我这一天不仅走了龙宫山,还走了“灵山”。
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