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西山百科

广告

午蹬桥山寻帝陵 夜走涿怀急返程

2011-11-18 13:41:55 本文行家:西山老闫

还是在前年走了一次涿鹿,见识了黄帝泉黄帝城。因知识欠缺.两耳闭塞,当时还不知道有桥山黄帝陵。京北老梁去了涿鹿,到了桥山还走访了很多遗迹,从那时起便对桥山蠢蠢欲动。桥山在哪儿,走哪条路更方便。网上对桥山的信息大多是理论研究,真正蹬桥山可借鉴的很少。细致的研究地图,最终确定大村.东花园.官厅.桑园镇北左转进入涿鹿的路线。涞水归来因参予筹备一幢婚礼,隔至两周婚礼完成于周日才得以成行。图片1婚礼闹的人很累

还是在前年走了一次涿鹿,见识了黄帝泉黄帝城。因知识欠缺.两耳闭塞,当时还不知道有桥山黄帝陵。京北老梁去了涿鹿,到了桥山还走访了很多遗迹,从那时起便对桥山蠢蠢欲动。桥山在哪儿,走哪条路更方便。网上对桥山的信息大多是理论研究,真正蹬桥山可借鉴的很少。细致的研究地图,最终确定大村.东花园.官厅.桑园镇北左转进入涿鹿的路线。涞水归来因参予筹备一幢婚礼,隔至两周婚礼完成于周日才得以成行。

图片 1图片 1



     婚礼闹的人很累,没敢决定早出门。晨6时起床,一项沉着冷静的领导磨蹭过7.30才出门。出行是为了放松休闲,你不能因此抱怨批评若引起不快便失去了意义。山道行驶加上手潮,到达官厅已经很晚了。没时间欣赏官厅湖水,车辆穿行在大网遮盖的葡萄海洋中。过万窑左转驶上乡道,怀来界内的路面感觉还比较满意。到达红彤营进入涿鹿,路面的大坑立马给我个下马威,从此便走进了坑洼不平的乡间道路。金秋临近,路边大面积的葡萄正是收获季节。狭窄坑洼的乡道车辆行人很多,行驶中不仅要注意躲闪路坑,还要避让那些横冲直闯的农用车。出门上路安全第一,稍有刮蹭便会招来很多麻烦。精力集中在路面,没想到一下错过了路口。九堡.七堡.驶到了五堡才感觉不对头,停车一问,多走了10余公里。尘土飞扬一路颠簸,多走了10公里那个郁闷只有自己知道。郁闷也没办法,百多公里干嘛来了,只能调转车头重吃二遍苦。找到路口转向里虎沟,好在这段距离超出预料很近。进村给一位老乡递支烟,他便很热情指点道路,还提醒我将车停进大队大院。
     按照指点停好车,迎着三五成群的老乡向西走去。中间见到一个锈迹斑斑的牌子,上书“欢迎来桥山旅游景区”。事前从网上得知桥山建有黄帝殿,是否收费没人说明。沿着土路拐出村,高低错落的黄土地上到处是葡萄园。
 
     怀来的葡萄园上面罩着大网,以防冰雹砸伤鸟类啄食。逐鹿的葡萄园没有罩着网,而是在葡萄串上套个纸袋。再向里走便可清晰的见到半山上的黄帝殿,一条红砖槛墙的阶梯路盘旋到黄帝殿。
 
   阶梯中部左侧有个出口,一条清晰的山道在峭壁间向远处延伸。错误的判断山道应是蹬桥山的通道,便非常自信的沿道走去。正常来讲理应先蹬上黄帝殿,但那新建的水泥建筑引不起兴趣。蹬桥山是主要目的,再加上时间已过午容不得耽误。山道由南北转向东西,早已走过桥山支脉没见到上升的道路,而那条山道依旧向内伸展。
 
    远处的山口好像立一山神庙,横切似乎有条山道。冷静的分析,那不会是蹬桥山的路,因为那样不仅曾加了路程还曾加了难度。此路不通只能回返,但又想了解远方山口的秘密。进退两难还是以主要目的为重,回返蹬上黄帝殿。
 
    所谓黄帝殿,不过是建在半山的一座钢筋水泥平台。平台之上汉白玉围栏均雕龙的图案,靠北侧有四柱绿色琉璃瓦亭子,亭内树一碑。亭子前方两侧石质造像七尊,其中六尊是历史记载蹬桥山祭黄帝的各朝代皇帝。

    面对桥山左侧第一造像是黄帝殿捐赠者,台湾浑元禅师。造像下部铭刻浑元禅师捐赠人民币400万,建造黄帝殿。近10年前400万人民币应该说还是个钱,但黄帝殿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个半拉子工程。不知是石质的原因还是做工不精,浑元禅师的头部已经开裂。脚下平台放着的是原做,现在又重新为浑元禅师配了个头。400万的工程没能引起我的兴趣,也没有对建筑过多拍照。
  
    事前在网上搜到一位60余岁的学者,在向导的带领下蹬上桥山,这更坚定我蹬桥山的信心。亭子后有个出口,在出口仔细寻找也没见到道路。桥山主峰在殿后的西侧,察看地形也只能从植被稀疏的殿后爬上去。桥山海拔并不太高,开始的一段坡度还比较缓,越接近山顶坡度越陡。爬上山梁的顶部,发现山顶并未与主峰山梁相连。
 
    左侧隐约像是一条山道,走过去实际连羊道也不是。坡度太陡带着LB毕竟有危险,将她一人留在半山也不放心,这就又产生了进退两难。
 
   一个人向前探了一段路,进退两难时回头一望。站在山顶的LB确有些英姿飒爽,但周边的山势更显陡峭。这个时候不得不考虑放弃,同时也像泄了气的皮球兴趣尽失。无功而返在我的记录中绝非第一次,老远而来半途而废实在扫兴。
    小心谨慎的返回到黄帝殿,LB似乎感觉到我的扫兴,提议我再向西去那山口看看。LB在黄帝殿休息,我再次沿山道西行。
    桥山,实际在蹬黄帝殿时便能望见那穿透的山洞。西行过一山沟,正与桥山主峰相对。这是我与桥山最近的距离,总算拍下那硕大的窟窿。桥山也因这个窟窿而称为桥山,窟窿之上的确有桥的感觉。桥山,当地人称陵寝山。历史记载有“皇帝崩,葬桥山”之说,逐鹿之地炎黄蚩尤的遗迹很多,理论界有关桥山的文章也很多。黄帝陵到底是在陕西, 还是在逐鹿,专家学者看法不一尚存争议。逐鹿留存的炎黄蚩尤遗迹,促使逐鹿人产生依靠遗迹打造旅游经济的想法。时任县委副书记的任昌华提出了“三祖文化”,以曲辰为代表的学者与之产生争论。考证历史需要争论,一个口号的提出需要充实的论证经得住推敲。历史来不得半点虚伪,历史也不应掺杂进其他目的。
 
    山口的小庙打断了思绪,新建的小庙立有观音朔像。不是山神庙,也与黄帝遗迹无关。见到这简陋的小庙,不免又产生失望。准备反身而回,不意间见到山口内有黄色琉璃瓦飞檐。好像捡了个大元宝,急忙向里走去。
 
    还未进院,几只小狗狂吠乱叫。两位老乡模样的人急忙拴住小狗,招呼我走进院落。一番攀谈,方知这是一处庙宇。主殿供奉弥勒.药师诸佛,略低的殿供奉当地出家成仙的“赵佛爷.张佛爷”。殿宇左侧铁梯之上有个山洞,明代大约在万历年间,本地赵姓人在此出家修炼,而后其徒弟张大师在此洞坐化成仙。当其得道之后,化作一股青烟,在山洞之上形成一片白云。从此此地称白云山,洞称金庵洞。民间有远来的和尚会念经之说,但在里外虎沟村,对当地成仙得道的大师宠信有加,称为赵佛爷.张佛爷。而那两位老乡模样之人,实际也是本地来此出家修炼的人。他们靠里虎沟.外虎沟村民捐赠一些粮食蔬菜,打水窖积雨水为生。不剃度,是他们现代出家人的变化。
 
   小庙称“皇兴寺”,与其它寺院不同之处是坐东朝西。(也许是我辩错了方向)庙内见到几块石碑,多是明万历.嘉靖年间,还有一清道光年间的,字迹还很清楚。喝了几杯大缸内的雨水,还真没感觉味道不好。告别两位师傅,准备返回。
 
    这位称为“大公”的师傅坚持将我送到山口,在争得同意后我为他拍下这张照片。他们的家近在尺尺,确甘心在山里忍受寂寞。见到他们储存的老黄瓜,老茄子,正常生活的人绝不会购买那么老的。从内心想为他们做点什么,或者说留下一点什么,遗憾的是为了减负将包放在了半路。,身无分文,囊中无物,无法向老人说点什么,因为我的脸感觉在发烧。
    返回到皇帝殿,返回到里虎沟村,开车又驶上那条颠簸的路,准备到逐鹿住宿。过五堡驶上了大路,因为已经接近县城,路面宽阔平整。高楼林立的县城豪华的饭店宾馆,同一个时代无法将不同人的处境联系在一起。也许是那两位师傅给我的印象太深了,百八十的价格使我难以接受。索性驶到下花园.鸡鸣驿,脏兮兮的房间同样难以接受。匆匆望一眼鸡鸣驿站,脏乱的无序的道路又使人心情全无。这样不觉间驶进怀来,经济条件略好的县城价格更高。找不到家的感觉,向四处流浪的乞丐。出怀来又回到桑园镇,时间已经过了8.30,这才感觉肚子饿了,匆匆吃了碗面条,再次走近官厅,原路返回。这一天,跑了370余公里过了11.30才到家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